<track id="blfxpfn"></track>
  • <track id="blfxpfn"></track>

        <track id="blfxpfn"></track>

          • <track id="blfxpfn"></track>
          • <track id="blfxpfn"></track>

                <track id="blfxpfn"></track>

                1. <track id="blfxpfn"></track>
                2. <track id="blfxpfn"></track>

                      <track id="blfxpfn"></track>

                      1. 用于配种的种猪幸福吗?

                        来源:http://zewin.com.cn 发布时间:2021-07-23 10:44:29 点击数:2416

                        结论,不幸福,甚至不比肉猪幸福。

                        作为一个帮猪打飞机次数超过帮自己打的人…我必定要怒答此题!

                        至于什么毕生没有母猪哔~什么的, @Meow Demi 说过了,我也不再赘述。(其实公猪如果爬了母猪,我也不会阻挡的,要害就是要敢!)

                        种猪分公母,种母猪,种公猪。

                        公猪篇

                        1. 诞生被剪耳号

                        剪耳号就是在猪耳朵上打上缺口,以表现编号,简略来说就是起名字,便利查系谱及纪录,不过要掉肉而且很疼就对了

                        2. 转入公猪站前挨更多的疫苗肉猪如果没有严重疾病,一生挨针的次数大概10次以内,而种公猪是10 - ∞ …

                        3. 饲养密度低,但相对的运动空间小别的处所不明白,我们这边公猪的运动面积大概有4平方,稍微长的公猪只够转身…

                        4. 被殴打的概率比肉猪高太多

                        这里有必要展开,虽然种公猪在全部养猪行业是价钱最高,最刁的,但是也是和人接触最多的…我平时也不打猪的,但是有一次被一头小公猪咬了一口,我追着它打了20分钟…被咬的伤口如下图所示,当时被咬掉一块肉,约1克左右…

                        在此之前,这头公猪就是一大爷,哭着求着都不配合…打了以后这只猪十分怕人,但却是爬假母台(就是假的母猪,楼上说的板凳…)最快的。正所谓棍棒底下出孝子,怜子如何不丈夫 …

                        5. 一旦精液出问题或者其他影响采精的疾病(如跛行)就面临淘汰。

                        第一次给猪起名字是一头大白猪,名为:小钢炮!

                        这头猪是我采过的公猪中力道最足的(捂脸),公猪阴茎从包皮出来的时候会旋转!对!没错,就像德玛西亚一样!成果这个哥们是逝世精,并久治不愈。最后又淘汰了。它一生基础没出过公猪舍,我还记得把它赶出去的时候,不怕各位感到我矫情,它不停的哀嚎,仿佛全部世界都摈弃了它。停在门口逝世活不出去。最后我看不下去先走了,回房间的路上我起誓这是最后一次给猪取名字!

                        后来有一头查情用公猪,杜洛克,体型魁伟,獠牙尖利,看起来就让人想起武松ko的那只大喵一般吓人,但却十分温柔,深受宽大饲养员爱好。

                        我又给它起名:‘来福’(对,我就是这么贱),它本是采精用的核心公猪,无奈精液品德降落,好在身体不错,性欲也好,来福就被用来查情。每天我都同它玩耍,嬉戏,直到有一天(14年六月左右吧)它被卖了…那是我在那个公司最伤心的一天,我跑去问引导:为什么把743(上面说过的耳号)卖了?引导转过来看着我:小王,不是我要卖它,怪就怪它不争气,精液不行,脚还瘸了!那真的是我最后一次给猪起名字…

                        种公猪唯一幸福的处所就是不用被阉

                        下图为阉割14日龄小猪

                        同样也是雄性,我只想说一个字…好疼!其实,小时候被阉割是很幸福的,那些被选为后备公猪,最后又被淘汰了的公猪也难逃被阉割的命运,同时年事越大阉割时造成的损害和苦楚就越大……

                        说到阉割,我们这届有个传播很广的笑话。阉割的书面语叫去,我们学会以后,有很多词语都无法直视了……包含人多众,均力敌,如破竹,不可挡and so on……

                        母猪篇1. 同样要剪耳号同上

                        2. 以每年两胎来算,有近三个月是被关在限位栏里的(这还是有活动场的前提下,否则首次发情后毕生都在限位栏里—。—)翻身,起身都是要去它半条命的…而且容易呈现蹄肢疾病

                        3. 被殴打的几率高于肉猪小于种公猪猪场被殴打率排行:种公猪>种母猪>肉猪>保育猪>仔猪

                        4. 被打针的概率傲视群猪以产5胎来算,母猪一生最少30针以上…

                        种猪到底幸不幸福呢?我不知道,但如果我是一头逻辑周密的猪,我感到它是不幸福的。

                        我想起第一次上知乎就是在日报看到了动机在杭州老师的文章只知吃喝睡觉的猪和思考人生的哲学家,谁更幸福?。当时想到,我这里这么多样本,为何不以自己为尺度(虽然不是哲学家)研讨一下呢…

                        后来我感到,生而为人真好。

                        上一张我感到全部厂里最有喜感的公猪

                        母猪发情后人工受精时用的公猪(放它出来跑,公猪会散发气息,母猪闻到后会很服从…),性欲茂盛,每次都绕到后面来爬母猪。无奈每次都够不到,最后,它也被淘汰了,不过还好没给它起名字……

                        厂子的照片

                        以及工作服……

                        由于电脑被偷……很多照片不见了,如果有疑问请在评论区提问。

                        我会慢慢更新的,虽然现在不在一线了,但却是很有趣的阅历^_^

                        有同窗在评论区说剪耳号太残暴,这不是唯一的标志方法。事实上有3种,分辨是剪耳号,打耳标,刺青(同样是在耳朵上)。但我接触下来,最有效的还是打耳标。图为三种标志方法的合体。

                        刺青随着猪长大很容易含混。打耳标…呵呵,天天都在掉!

                        最后,盼望更多优良的青年能投入到畜牧中来,我们的技巧十分先进,但我们的生产现状十分落伍…

                        我发明还得加一句:可能我干这行太久,有点疏忽大家的感受了。

                        其实,我感到站在人类的角度,只要不是得病或者被鞭打受伤的猪都是很幸福的。

                        因为在我们看来:

                        能为我们供给源源不断的猪肉,这就是猪的全体意义。

                        下次吃食物的时候,请不要挥霍

                        那曾是一个鲜活的性命。

                        评论区集中答复:

                      2. 猪射精量(书上的忘了)250到500不等。
                      3. 猪射精大概3分钟,分三个阶段,开端是富含精子的乳白色液体,然后是透明胶状物资(用于防止前面的液体回流,很像缩小版的珍珠奶茶的珍珠…)最后是一些副性腺分泌的含精子较少的液体。
                      4. 种公猪一生没见过母猪这种事情我想说在我所知范畴内是不可能的…青年公猪学习爬跨时有母猪在场会便利很多,而且,我在那个厂大概有1/5的公猪第一次是献给母猪的。
                      5. 采精时大概有快感吧,反正公猪射到最后会抖…跟触电似的。
                      6. 关于打针幸不幸福的问题,我记得兽医的入职宣誓(是不是叫这个,不记得了,反正我考不了兽医)里有一段大概是这样的:我们要传递动物的声音。动物不会说话,但是它会嚎……它不会说我肚肚疼,但是它会嚎……而为肉猪打针的时候,总是在病的不轻、嚎了好久的时候,它也不会感到你要救它。反而会很怕,很可怜,最后大部分还是会逝世掉。但种猪不一样,生完仔打一针,到时光打一针,看着精力不好,打一针,你呀敢咬我!我戳逝世你……(很多饲养员都是素质不高的人,老板减工资,没事,我去打猪……我在有个厂子亲眼见过以戳母猪为乐的人)
                      7. 我在的厂子位于成都乡下,是一家四川比拟著名的企业,不是正大,雏鹰,铁骑力士…目前由于个人原因辞职回家了—。—,在公司时候月薪4000左右(算是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包吃住
                      8. 看来大家对自由恋爱的问题很在意啊。首先,爱情是盲目标…育种工作者就像这些嗷嗷待配的小猪的父母一般…我们不管哪两只猪相爱了或怎么样,我们只关怀它们是不是门当户对(体型指标,遗传关系等等)!其次,自由恋爱的猪一只公猪大概只能伺候70头母猪/年,而人工受精的话,公猪一年能配600头左右…我说啊,养殖企业也是要赚钱的。
                      9. 请不要再说给公猪打飞机了…一般采精的时候公猪不怎么动,只会稍微调剂下姿态,不过也有采着采着后肢就站不稳了的。
                      10. 关于本文最后一句话;日文里“いただきます”的意义有多种说法,我很爱好这个说明:感激用你的性命延续我的性命。。(我记得貌似有个相干的日本综艺节目吧,就说是让小孩子养猪,培育情感,最后把猪做成食物吃了…いただきます是感激赐予食物,感激食物的供给制造者以及感激食物起源的性命,以……之命延续吾之性命)
                      11. -----------------------------------------2017/03/12----------------------------------------

                        最近补了各位推举的银之匙,感到蛮悼念那段养殖场的时间的,谢谢大家!

                        标签:

                        友情链接: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